快捷搜索:  as

下关沱茶:沱茶,记忆里的马帮

沱茶,影象里的马帮

对付以前,断断续续的真实加上想象的器械,会成为对某一事故的整个印象和影象。儿时的影象像梦一样,有些器械以致只是儿时的想象,光阴久了,也能成为影象。

对外公马帮的影象便是这样。我见过他的马帮。我到现在还能记得,那些在院里院外的马匹,在外公的吆喝声中,被赶马人集结成队,然后爬上村子后的山坡,蜿蜓而上,消掉在我的视野里。多少天后又在我的视野里顺着山坡盘旋而下,回到我的影象里来。但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我其实是太小了。对那些马匹走过的地方,只能是想象中的一座又一座的山。对马帮旅途的想象也是我对马帮影象的紧张组成部分。长大年夜后,知道了一些器械,包括熟识了茶马古道。我想,外公的马帮肯定在古道上走过。

漫漫古道上走过的马帮,历经风霜雪夜,一起风尘回到家里,很快,马帮在外公家的院子里分开了,消失在儿时隐隐的影象里。随马帮回来的有样器械,很小,或像心形,或像碗状,以其独特的形式,随马帮的归来也留存在我的影象里——下关沱茶。提及沱茶,曾经镌刻在童年影象的深处的茶喷鼻,也就漫溢开来。马帮和沱茶在那个交通不便的年代,就这样自然而然地统一在我的影象里。茶马古道上的歌声,马蹄声,豪迈而深遂.....

小的时刻,,我是外公的尾巴。只要外公的马帮归来。我便形影相随地跟在外公左右。外公对我也是怜爱至极的。马帮归来时的马褡子里,除了一点家里的日常用品和外公钟爱的沱茶外,更多的就是我的器械了。

着实,说只有外公钟爱沱茶,并不完全精确,我也是钟爱沱茶的,每到外公把那碗状的茶敲碎或让外婆用蒸子蒸散晾干后放到茶罐里的时刻,我会早早地把外公的座椅和我的小凳子搬到火塘边上。外公挂在火塘上方的小茶壶里的水也会合时欢快地溢出来。外公就把小茶壶提下来放在火塘边。茶罐放在火塘里火光最旺的火炭边。

刚开始的时刻外公只用火链子扒扒茶,到稍稍能闻到茶喷鼻的时刻,外公就握住罐柄不绝的在火边上翻抖,直到茶喷鼻溢满整间房子,随即把壶里的水趁热倒进罐里。跟着哧啦啦的声音和腾起的白雾,一下子统统又归于镇定。只等茶水再次从罐里溢出的时刻,我便把小小有白瓷杯递以前,外公就先给我盛上一小口,再去盛满他稍大年夜一点的瓷杯,趁热轻轻品上一小口。

我是每次刚开始都是不喝的,只是闻了又闻,直到我再也闻不到太多的喷鼻味。我再掺上一些白开水,把那口茶冲成淡淡的黄,喝下去,一滴也不剩。而外公还靠在火塘的墙边,细细的品,痴痴的想....

没有人知道外公在想些什么,大概是曾经,大概是未来,大概是人生一起的纷纷,大概是马帮一起的艰辛,大概什么都没想。茶,浓喷鼻也罢,清淡也好,都是能让人细细品味的沱茶是浓郁的。颠末火的烘焙,它的喷鼻更浓郁了,沱茶便因此它的浓郁赢得赶马男人的青睐的。在风餐露宿的赶马途中,一罐浓郁的茶,能冲淡一起的怠倦。沱茶,以它的浓郁和着春雨洗去马帮的尘埃与怠倦。赶马男人与沱茶的渊源便深了。

沱茶,在我童年的影象里,似乎与生俱来的一样,我不记得是谁奉告地我,但我就知道那是沱茶了。我不停在闻沱茶的喷鼻,但我无法描述沱茶的喷鼻味,那飘然而出的喷鼻,用翰墨怎么说呢?我想了许久,终不能写出来,所谓的只可领悟弗成言传便是这样的吧。你若真想体味,就去用心地泡上一壶细细品吧。直到长大年夜,没有了外公,外公瓦罐里的茶喷鼻依然索绕在儿时的影象里,未曾磨灭。

昔时的马帮,早已不在,

疲倦的马蹄

踩踏出的泥泞和寂静,

在汽车笛声轻扬而过的宽阔里,

成为实其着实的以前。

马帮早已成了所有人的影象。

在余音袅袅,

沱茶陈年飘喷鼻的季候里,

永存的只剩下影象。

文章选自《沱茶世界·下关沱茶与滇西茶文化文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